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专家看市

7.14【汇金信达·老于看市】

       7-14 京东不会成乐视第二吧?  拖欠供应商货款已经成为京东在其合作伙伴圈一个公开的秘密。不过,这次点火的是一个“不知趣”的外国供应商。

 
  这家名为丹麦商品中心(Danishowroom)的公司,今年4月正式入驻京东全球购平台,按照合作协议的规定,京东公司应按月支付货款,但是,至今没有支付一分钱,拖欠其货款三个月,款额约40万元左右。
 
  7月6日,丹麦上海领事馆发函京东,交涉拖欠货款。很明显,京东此前低估了这次事件的严重性,动用大使馆出面这事会让京东吃不了兜着走,国际名声也会受到严重影响,所以,京东在收到领事馆发来的函件之后,立马做出承诺,表示将于本周内退款。丹麦公司方面表示,“如果京东不能按照承诺付款,我们会继续交涉,上海领馆会提交给北京大使馆。”
 
  这并不是京东首次爆发拖欠供应商货款。时间回到两个月前,京东和物流合作伙伴鸿海就对簿公堂。因违约弃租上海青浦仓库,致使鸿海环球损失5.5亿元,这原本是京东在华东租用的重要物流仓储基地。鸿海环球方面的人士透露,“违约只是表象,真实原因是京东资金紧张,无法支付既定的租金,不惜用违约的方式来和多年合作的鸿海闹掰。”
 
  有大使馆撑腰就是不一样的待遇,苦了那些没有背景的公司,只能选择“要么忍,要么滚”。还记得闹得最凶的一次是2013年,阿芙精油投诉京东,称京东拖欠其贷款长达13个月,数额超过300万。阿芙精油创始人孟醒(雕爷)则在微博炮轰京东。其表示,京东号称账上趴着150亿元现金,却把合同账期1个月的货款拖到了13个月。京东锁死第三方卖家的后台,强制参与价格战。最后,阿芙精油无奈选择了“滚”,从京东撤店,雕爷只留下一句话,“谢谢,我玩不起,也不打算陪你玩。”
 
  还有更狠的,知名女装品牌欧时力曾被京东拖欠5000元的保证金半年,远超合同规定时间。
 
  资金紧张,京东上演“新财技”
 
  最近我接触到一位京东前高管,打听到不少内幕,综合看来这种拖欠货款、保证金的做法,正是一项京东施展的“新财技”。
 
  根据这位深喉爆料,一般来讲,京东给供应商的付款周期是45-60天。但是,京东视不同的商家,给不同政策。比如宝洁这种大商家,京东5-10天就得乖乖给给人家付款,但如果你是中小商家,那就是京东说了算了,拖你半年也是常事。
 
  根据爆料称,刘强东在内部开会时称,京东未来生钱的部门有两个:1、物流;2、金融。但是,物流方面目前遇到了一些问题,京东在上海的无敌大仓库“亚洲1号”遇到了资金周转困难。京东原本打算在全国做6个“亚洲1号”,但目前只有上海的投入使用,但订单量少,效率低下,已经入不敷出。那么,目前只能靠“金融”部门来实现钱生钱的“新财技”。据说,京东金融从银行、券商挖了一堆高管,堪称豪华团队,目前已经500多人,其中有一只投资理财团队,专门研究如何将专门研究如何将趴在京东上的钱生钱,所以供货商的钱其实是被京东用来理财了。
 
  拖欠供应商的货款只是冰山一角。B2C电商市场的竞争已到白日化,随着移动应用的井喷,流量入口开始分散,京东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艾瑞咨询近期发布的2015Q1中国网络购物市场数据显示,京东市场份额占到了22.8%,远落后于天猫,同时和唯品会、苏宁易购、国美在线、1号店等垂直B2C的差距越来越近。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京东一方面开足马力,拉着“靠山”腾讯展开投资,寻求细分市场的机会,从投资易车,到天天果园,到金蝶软件,再到大数据分析公司ZestFinance。另一方面,京东在不断扩充体量,从招商做大开放平台,京东开启了“阿里模式”,全球化、金融化、数据化、平台化。阿里巴巴用15年积累的用户数据、商家数据、以及平台管理模式,被京东全部照搬。但只得其行未得其髓。
 
  一位国内知名PE人士认为,京东缺钱已经不再是个秘密,但作为上市公司有着天然的融资渠道。不过,融资的前提是需要资本市场看到一个健康有想象力的京东,而不是一个走投无路的京东。
 
  然而,截至目前,京东并没有获得一个很好的机会去融资。而随着中概股的私有化潮,美资本市场针对中概股的集体诉讼到了空前的地步。“京东现阶段融资不是个好机会,且要付出高昂的成本。”上述PE人士称。
 
  拖欠供应商的货款只是第一步,京东拆东墙补西墙之外,开始了新的财技。
 
  近日,美国投资机构JCapital发布了一篇题为《京东已成批发商》的分析报告,京东严重误导了投资者,存在众多问题。其中之一,就是30%-50%销售额来自线下批发商,而不是卖给真正的消费者。这些批发交易没有给京东带来任何价值,仅仅是抬高了销售额数字,这部分业务的利润率为负,其存在就是为了制造高GMV的海市蜃楼。
 
  饮鸩无益于止渴。京东财技的背后,将隐患深深埋下,同时面临资金短缺下的崩盘。
 
  模式之殇,自营悖论下的平台化迁徙
 
  自营模式逐步成为京东高增长,乃至走向盈利的沉重包袱。
 
  2015年3月3日,京东发布2014年第四季度财报及全年业绩报告,京东第三方平台业务呈井喷式增长。财报显示,2014年第四季度,京东的开放平台交易额(GMV)同比增长220%,达到人民币374亿元;2014年全年,开放平台的GMV首次超过1000亿元,GMV占比达到39%。
 
  受益于开放平台业绩的暴增,京东在资本市场也获得了多个机构关于股票增持的评级。刘强东甚至在公司年会上直言平台更赚钱的秘籍,“我们还可以有赚钱的方式,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卖水货和假货的商家大量入驻京东我们可以赚取利润。从水货假货商家上,平台可以赚取巨额的广告费。”
 
  刘强东的“戏言”却成了公司员工执行的标杆。今年开始后,京东被央视、以及各地都市媒体媒体频繁曝光假货、二手货的问题,消费者有关京东的投诉不胜枚举。值得注意的是,售假的同时,京东员工为了完成公司交付的业绩KPI指标,开始支招商家进行刷单。
 
  开放平台粗狂式地发展,给京东带来了假货、物流服务差、维权困难等消费者体验差的一系列问题。同时,京东的员工为了搭上高速发展的快车,开始利用刷单来粉饰业绩。一位前京东中层管理者透露,京东开放平台的同事在内部显得更有话语权,甚至认为是他们养活了还处在不断亏损的自营业务。
 
  就在内部争论自营和开放平台谁是主流的时候,刘强东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天平已经倾向开放平台:1)京东不断招商,引入品牌商进驻开放平台,开设官方旗舰店;2)京东效仿阿里巴巴,不断走出去,和各个国家政府合作,开设“国家馆”。(京东只是罗列了外国的商品自称国家馆);3)京东用拖欠供应商的货款来支持开放平台迅猛增长所需要的各种成本支出。
 
  被称为“VC教父”的赛富亚洲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最近在接受腾讯财经《抉择》栏目采访时说,京东模式太烧钱,需要上百亿美金的钱烧出来,如果京东今天再过来,还是当年的那种情况他仍然不会投。
 
  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商分析人士称,“京东”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京东”。尝到甜头后的京东,已经在开放平台上完全停不下来,只要紧跟阿里的步伐,京东的财报还会越来越好看,股价也不会差。不过,京东在开放平台上没有阿里十多年的积累,假货、刷单、服务体验差将成为京东翻不过去的山头。
 
关于我们
资讯中心
核心业务
投资案例
贵宾专区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汇金信达国际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